公司里的势利眼

一位技术研发部的工程师向我抱怨人情的冷暖及人心的势利。原因是他和公司的销售总监就某一产品探讨研发及市场之间的协调性时,销售总监对他颇有怠慢:一边听他讲话一边看电子邮件,当中还接听一个并不紧急的电话,并在电话里就一些细枝末节慢条斯里地解释,好像完全忽视了坐在一旁的工程师的存在。在目睹着销售总监煲了近十分钟电话粥后,工程师忿然离去,并将这种忿然持续至今:“你知道吗,如果主管研发的副总经理在,他一定会对着电话说‘我在开会,等会儿给你回电好吗?’”

这种势利的情形充斥在每个公司的每间办公室里,就连负责收发邮件的门房都会抓紧机会势利一把。从公司总部到郊区工厂开会的市场经理林小姐就遭遇过类似的势利眼。因为那天穿得不够“白领”,在请门房帮助叫快递时,连普通话都讲不好的门房叔叔用下巴朝贴在墙上的纸头指了指,让她自己打电话叫。意识到自己正被“势利眼”欺负的林小姐立刻反击:“你知道在和谁讲话吗?我想和你的领导谈一谈。”从此之后,门房的下巴在林小姐面前再也没那么活跃过。

从初级员工打拼到管理层的某位咨询公司合伙人并不觉得“势利”有什么不好。他觉得有时这是“效率”的副产品。每个人都应该抓紧有限的24小时跟对自己更有利的人打交道。而一般来说,比自己高一级的、和自己平级的、以及某些比自己低一级的人更容易给自己带来利益。为了更有利的人,有意或者无意忽视或者怠慢了次有利的人,算不得什么。

为了将这种级别势利运用出最大效率,一位国营出版机构的领导特地向我咨询过外资出版机构里的层级设置,并将敌方与己方相比较,得出一个条目清楚的对比列表:外资的出版人相当于我们的社长兼党委书记,外资的高级编辑相当于我们的总编辑或者副总编辑,外资的总经理相当于我们的发行总监加上广告总监加上……完成了这样的职位换算,就像搞清了不同货币间的汇率一样,更有利于利益的积累或结算。

不过如果还没换算清楚就摆势利眼,很容易造成重大利益损失。一次我的朋友在接待客户时,对一位印着“President”头衔的人大献殷勤,而对旁边一位名片上只印一个光秃秃名字的人略有怠慢。在丢掉这个单子后,他才搞清楚,原来那个没头衔的人是家族董事会的董事,President的老板之一。这给了他一个教训,以后至少得先把形势搞清楚之前再势利不迟。

一位技术研发部的工程师向我抱怨人情的冷暖及人心的势利。原因是他和公司的销售总监就某一产品探讨研发及市场之间的协调性时,销售总监对他颇有怠慢:一边听他讲话一边看电子邮件,当中还接听一个并不紧急的电话,并在电话里就一些细枝末节慢条斯里地解释,好像完全忽视了坐在一旁的工程师的存在。在目睹着销售总监煲了近十分钟电话粥后,工程师忿然离去,并将这种忿然持续至今:“你知道吗,如果主管研发的副总经理在,他一定会对着电话说‘我在开会,等会儿给你回电好吗?’”

这种势利的情形充斥在每个公司的每间办公室里,就连负责收发邮件的门房都会抓紧机会势利一把。从公司总部到郊区工厂开会的市场经理林小姐就遭遇过类似的势利眼。因为那天穿得不够“白领”,在请门房帮助叫快递时,连普通话都讲不好的门房叔叔用下巴朝贴在墙上的纸头指了指,让她自己打电话叫。意识到自己正被“势利眼”欺负的林小姐立刻反击:“你知道在和谁讲话吗?我想和你的领导谈一谈。”从此之后,门房的下巴在林小姐面前再也没那么活跃过。

从初级员工打拼到管理层的某位咨询公司合伙人并不觉得“势利”有什么不好。他觉得有时这是“效率”的副产品。每个人都应该抓紧有限的24小时跟对自己更有利的人打交道。而一般来说,比自己高一级的、和自己平级的、以及某些比自己低一级的人更容易给自己带来利益。为了更有利的人,有意或者无意忽视或者怠慢了次有利的人,算不得什么。

为了将这种级别势利运用出最大效率,一位国营出版机构的领导特地向我咨询过外资出版机构里的层级设置,并将敌方与己方相比较,得出一个条目清楚的对比列表:外资的出版人相当于我们的社长兼党委书记,外资的高级编辑相当于我们的总编辑或者副总编辑,外资的总经理相当于我们的发行总监加上广告总监加上……完成了这样的职位换算,就像搞清了不同货币间的汇率一样,更有利于利益的积累或结算。

不过如果还没换算清楚就摆势利眼,很容易造成重大利益损失。一次我的朋友在接待客户时,对一位印着“President”头衔的人大献殷勤,而对旁边一位名片上只印一个光秃秃名字的人略有怠慢。在丢掉这个单子后,他才搞清楚,原来那个没头衔的人是家族董事会的董事,President的老板之一。这给了他一个教训,以后至少得先把形势搞清楚之前再势利不迟。



欢迎投稿 职场/创业方向. 邮箱wangfzcom(AT)163.com:王夫子社区 » 公司里的势利眼

    标签:

点评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